理性者

  1. 凱爾西氣質類型測試

    無論是柏拉圖眼中的“理性者”,還是亞裏士多德所謂的“思辨者”,抑或是邁爾斯所稱的NT型人,盡管其名稱可能有所不同,但是這一類型的人卻分別與技藝者和理想主義者有著十分重要的相似之處,惟獨與護衛者沒有任何交集。和理想主義者一樣,這種性格類型的人會使用抽象的語言與他人進行交流,而另一方麵,他們又像技藝者一樣,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實用主義者。在交流的過程中,我們必須使用文字來傳遞信息。為了實現目標,我們不得不借助工具的力量。因此,這兩個方麵--文字和工具的使用--自然也就成了人格發展當中最根本的基礎要素。正如上頁的田字格所示,抽象的語言使用方法和實用性的工具使用原則所組成的獨特組合,便構成了NT型人那獨一無二的人格基礎,也正是因為如此,我把他們稱為“抽象的實用主義者”。既然這兩重因素是人格發展的基礎,我們當然有必要對他們進行細致的分析和了解。
    抽象的語言使用方式
    人們用抽象的文字來描繪那些存在於我們想象當中的事物,而具體的文字則通常被用於說明那些可以觀察到的事物。理性者談論的對象大都是一些存在於想象當中的事物,而鮮少談論那些能夠被觀察的事物。他們更傾向於探討那些隻有通過思想的眼睛才能看到的概念性的事物,至於那些存在於眼前的可以被感知的具體事物,他們往往都不太感興趣。當然,我們所有的人都既可以觀察到眼前的一切,也可以發揮想象力,構思那些隻存在於腦海中的事物。可是,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從事這兩項工作的能力就旗鼓相當。早在很小的時候,我們便開始顯現出自己在使用語言時的偏向性--用於觀察,或是用於想象--並且會在接下來的一生中都保持這一語言習慣。和NF型人一樣,NT型人往往會選擇談論一些存在於想象當中的概念性或推論出來的事物,而盡量避免那些可以被觀察、感知或體驗的事物。

    在談話時,理性者會試圖避免那些與話題無關的,瑣碎或冗餘的內容。他們不願意浪費口舌,因此他們的話語通常言簡意賅;雖然他們明白有些多餘的話的確必不可少,但是他們仍然不願意去描繪那些顯而易見的事實和道理,或是反複地強調自己的觀點。他們通常會盡可能地壓縮各種解釋和定義,因為他們認為,既然這在他們看來是顯而易見的,那麼對其他人而言也同樣如此。NT型人覺得,如果他們真的反複強調那些顯而易見的事實和道理,那麼,他們的聽眾或讀者即使不把這當成是一種對其智慧的冒犯,也一定會感到無聊透頂。談話時,他們通常會以己度人--隻要他們這樣認為,別人也必定會這樣想。而他們這種過於簡明扼要的語言風格,則往往使得其他人很難跟上他們思維的腳步。正是因為如此,理性者的觀眾有時候會變得越來越少,而他們自己卻根本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理性者之所以能夠始終保持其思想和語言的一致性,其訣竅就在於富於邏輯性的演繹推理。這一思維基礎與理想主義者的歸納總結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不過,與技藝者那融洽的思維和語言方式相比,二者的共同點就顯得微乎其微了;而如果將比較的對象換成護衛者那種聯想式的談話方式,那麼,二者之間就根本毫無共同點可言了。盡管是推理,但是其引證卻仍然需要所謂的“直覺式的跳躍”,而且這很可能還是一種隻有NT型人才會采用的跳躍性思維方式--即使是在需要他們繼續保持現有的思索狀態時,他們也常常會不由自主地轉向這一“跳躍”。另一方麵,聯想式的思維和談話往往需要積累話題,而這也正是NT型人不願意做的;偶爾一次的聯想,他們也隻是把它當成暫時的放鬆,很快便又會回到之前未完成的話題上。和諧融洽的思維和談話通常都是以小心措辭為基礎的--謹慎地選擇和搭配詞語,並且注意表達的方式。雖然某些理性者(如莎士比亞)會對此表示出濃厚的興趣並最終成為語言大師,但是絕大多數的理性者尚不具備這項技巧。

    雖然我們無法觀察到思想進行演繹推理(從一般到特殊,從整體到局部)的過程,但是我們卻可以觀察到它的直觀表現形式:語言的使用。限定字詞的用法是一個演繹的過程,同樣的,按照邏輯來安排字詞的順序從而確保語言的一致性,這也是一種推理。此外,選擇不同的詞語來控製想表達的意義,也同樣可以被看成是演繹推理。因此,在理性者的腦海中,語言的一致性、參照物,以及組織和選擇,都是通過一種類似於邏輯推理的過程來完成的。
    對於字詞意義的界定,理性者常常顯得出奇的嚴格。隻有當我們仔細地對文字做出定義時,它們之間那些細小的差異才會顯現出來,而許多NT型人就經常會花費大量的時間來區分那些意義相近的字詞。因此,有時候,其他類型的人會覺得他們“吹毛求疵”或“拘泥於瑣事”。NF型人甚至會因為NT型人這種吹毛求疵的態度而覺得受到了冒犯,轉而處心積慮地抹煞他們費盡心機才得出的“差別”。不過,麵對他人的嘲弄,理性者似乎一點也不在乎,因為他們認為,這些差別可以幫助他們支撐自己的論點,甚至還有可能推動其事業的發展。理性者認為,誰掌握了邏輯意義上的範疇,誰就掌握了有效的操作方式。所以,他們寧願將其他的事物交由他人掌握而專心於邏輯範疇的鑽研。
    在對待可能導致範疇性錯誤的詞語時,理性者也會小心翼翼。例如,在他們看來,“植物叢中有野草”就是一個病句。因為野草本身就是一種植物,它屬於植物的範疇。談話時,NT型人常常會不斷地從他人的話語中發現此類細小的範疇性錯誤,然而,他們卻很少會對此做出評論。不過,假如由這種錯誤所導致的矛盾語句出現在辯論當中,在其天性的驅使下,NT型人則常常會情不自禁地指出這些錯誤。

    許多理性者常常會為了一些需要深思的疑問而著迷,所以他們的語言中常常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假設和先決條件,可能性和概率,基本條件和前提,以及假定和定理。在這種語言當中,數據隻能扮演支持和輔助性的角色。也正是通過這一語言特征--對數據性和事實性的信息不感興趣,我們才得以將NT型人和也是實用主義者的SP型人以及與他們截然相反的SJ型人(使用具體的語言,以及合作式的工具使用原則)區分開來。德國最傲慢的哲學家黑格爾曾經這樣說過(他本人也因為這一說法而受到了某些人的譴責):“如果事實與我的理論不一致,那麼,對事實而言,情況會更糟糕。”在NT型人的眼中,事實根本無法為自己提供佐證,而必須通過那些與邏輯相關並符合邏輯的論據來證明。
    在談話時,理性者十分注重其語言的一致性,因此他們會在開口前首先確認每一個詞語和短句的正確性,絕不會說出任何不符合邏輯的字詞,也不會留下任何會遭到邏輯質疑的疑問。這一語言風格使他們在談話時往往顯得十分謹慎。NT型人通常會在自己的陳述中添加諸如“可能”、“有可能”、“通常”、“有時候”和“在某種程度上”之類的修飾詞。從以下這段摘自《金枝》的文字當中,我們不難看出,人類學家詹姆斯·弗雷澤顯然十分關注其文字的精確性,不然,他也不會仔細對自己所說的每一件事都加以嚴格的限製,就像生怕自己會言過其實一樣。
    在交流的時候,理性者通常希望自己能夠表現得沉穩而理性(而他們看起來卻似乎顯得十分拘謹),因此,他們會盡量減少使用肢體語言、麵部表情以及其他非語言性的修飾。不過,一旦受到鼓舞和激勵,他們往往會用自己那標誌性的手勢來表達其對話題的精確度和控製權的需求。NT型人會將一隻手或雙手都握成爪形,就好像他們想借此抓住正在談論的話題一樣。他們還會彎曲指頭,在自己麵前的空間裏比劃,試圖在空中為聽眾轉換和描繪自己的觀點。他們會像按計算器那樣用手指來指指點點,一一列舉各項觀點。此外,他們還喜歡將一些小物件握在手中(鹽瓶、胡椒瓶、鋼筆以及紙張),然後將它們陳列於桌麵之上,協助自己陳述觀點。不過,NT型人最喜歡使用的手勢可能還是將大拇指並列地放在其他指尖旁,他們覺得這樣做就好比將某一觀點擺在了最合適的位置,同時也不失精確度。

    實用至上的工具使用原則
    在追逐自己的目標時,理性者奉行的是實用至上的原則。這就意味著,他們顯然更加看重工具的實效性,而不是它的社會可接受性--從道德、法製,以及正統性的角度來說,人們是否應當使用它們。這並不是說理性者更青睞那些離經叛道,違背道德和法律約束的工具使用方式。事實上,他們並不排斥與他人或各種社會組織合作,隻不過,和技藝者一樣,他們在使用工具時,會首先考慮如何才能讓工具最大限度地發揮其效用,從而在最短的時間內實現自己的目標,而將取悅他人和遵守規則擺在第二位。不過,我必須強調的一點是,理性者這種抽象的實用主義畢竟還是有別於技藝者那種具體的實用主義。SP型人關注的是有效的操作,而NT型人關注的則是高效率的操作。如果一種操作方式可以實現目標,可是,相對於結果而言,其成本耗費卻過高,那麼,我們隻能說它是有效的,卻不能說它是高效的。而NT型人尋找的則恰恰是一種以最少的投入換取最大產出的高效率操作方式。
    即使自己的實用主義得不到社會的認可,或是不符合政治製度的要求,理性者也仍然會我行我素。事實上,他們會虛心聽取任何人針對其方式方法所提出的有益建議,不過,他們也會毫不猶豫地忽視那些反對實用主義的人們的觀點。一旦涉及到以目標為導向的行動效率這一問題時,NT型人可以無視所有的社會認證標誌--身份、特權、權威、地位、許可、證明、政府公章。在他們看來,這所有的一切都不名一文。如果魔鬼的觀點卓有成效,他們會心甘情願地聽從魔鬼的召喚;如果天使的建議毫無建設性,他們也完全可以對天使的呼喚充耳不聞。尼可羅·馬雅基維裏就是在學習了各種有效的攫取和掌控權力的方法之後才最終掌握了治國藝術。“我曾經像一個勤奮好學的學生那樣,對大人物的行為進行過長期的思考和細致的觀察。”他在《君主論》當中曾這樣寫道。在這裏,他所指的“大人物”包括曆史上所有成功的統治者,從值得信賴的摩西到背信棄義的凱撒大帝,無所不包。這種針對定義明確的目標所采取的高效率行為根本不適合那些沒有能力的人,而有的時候,即使是那些好人也不一定能夠勝任。

    理性者常常習慣於以原動力者自居,他們認為自己有義務高舉實用主義大旗,對習俗和傳統提出挑戰,並且在經過不懈的鬥爭之後,最終將高效率和明確的意圖引入到事業當中。而他們的這一態度,在許多人眼中,往往被認為是傲慢的表現。不過,既然被認為是傲慢,那至少說明這一觀點本身並非一無是處。而且毫無疑問的是,理性者正是在這一觀點的驅使下才設計出了各種支撐和推動文明發展的科學技術。
    戰略智能
    理性者為自己設定的目標大都與提高係統效率有關。
    有的理性者關注的對象主要是社會係統,例如家庭和公司;而有的則更關心有機體係,如植物和動物。此外,還有一些理性者,他們的目光焦點大都集中在機械係統上,例如電腦、飛機,以及機動車。不過,不管他們關注的是哪一種體係,NT型人的目標都顯得單一且明確:提高該係統操作的效率。至於其他類型的目標,NT型人大都並不感興趣,因此,其投入的精力和時間也就少之又少。其實,理性者以最高的係統效率實現目標的方法很簡單,即分析係統,尋找低效率或零效率的操作方式。換言之,他們在係統或係統結構當中查找錯誤。也許,對於那些渴望獲得戰略指揮能力的人而言,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弄明白發展戰略智能的關鍵便是從複雜的係統中發現錯誤。換句話說,理性者總是隨時保持警惕,提防係統出現問題,而一旦有問題出現,他們又會全身心地投入到解決問題的工作當中。他們是所有問題的解決者。

    興趣、實踐和技巧
    任何技巧的獲得都離不開實踐,而且實踐得越多,技巧就越嫻熟;反過來,如果疏於實踐,技巧自然也就會慢慢荒廢。僅從這一點來說,神經細胞的鍛煉原則與肌肉細胞十分相似。使用技巧宛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而缺乏實踐最終隻會讓你失去技巧。
    此外,興趣與能力之間也同樣存在一種回饋性的關係。這意味著,我們通常會更傾向於實踐那些自己感興趣的工作或技巧,並在實踐中不斷地改進;而隨著工作能力和技巧的提高,我們對它的興趣也變得越來越濃厚。興趣可以增進技巧,技巧又可以進一步鞏固興趣,二者相互促進。終其一生,理性者都對戰略操作--排列與建造--充滿了濃厚的興趣,而這也成為促使他們鍛煉戰略操作的最大動力。隨著其戰略技巧的與日俱增,他們對戰略行為的興趣也日趨濃厚,而惟一能決定這一循環的因素便是他們日常實踐的質量和數量。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每個人都同時擁有四種不同類型的智能,隻不過,幾乎沒有人能夠同時均衡地發展這四種智能。於是,實踐得最多的那項智能,其開發程度自然也就最高;而實踐得最少的那種智能,其開發程度自然也就最低。除非是受到了不利環境因素的製約,不然,理性者通常都會在其天性的指引下,自發地鍛煉其戰略能力,而他實踐戰略技巧的時間和數量也明顯會早於並多於其他三種技巧。於是,久而久之,他的戰略智能也就明顯高於戰術和交際智能,至於後勤智能則成為他最不擅長的一種能力。
    戰略角色變體
    所有的理性者都擁有一個共同點,即擁有戰略智能。然而,不同的理性者,其所精通的戰略操作卻又各有千秋。通過之前的介紹,我們知道,戰略操作大體上分為兩種,一種是做事的順序,即協調性的操作;而另一種則與事物的內部構造有關,或者說,設計性的操作行為。通常來說,理性者往往都會在協調者或製造者的角色中選擇其一,在這一基礎上,他們會進一步地細化分工,逐漸演變成了四種不同的戰略角色變體。

    我將他們分別稱之為:指揮者(ENTJ型人)、策劃者(INTJ型人)、發明者(ENTP型人)以及建造者(INTP型人)。雖然他們的思維和行為都顯得很理性,可是他們的理性實踐卻又略有不同。
    戰略性協調者
    那些能夠快速做出判斷或製定計劃的理性者通常會選擇協調者的角色。協調者將會決定在某一特定的時間和地點,誰應該做什麼事情,因此,選擇這樣的角色的人通常都具備一種指導性的性格。隨著他們日漸成熟,協調者性格中指導他人的願望也變得越來越強烈,以至於對他們而言,向他人下達指示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而他們也會因為為他人提供了指導而感到愜意和舒適。當然,與此同時,他們也希望他人能夠遵從自己的指令。事實上,當他們發現自己的指示遭到了拒絕或抗拒時,協調者往往會感到十分驚訝,因為他們很清楚除了自己,其他人並不知道該做什麼--他們通常都缺乏明確的目標,以及正確的戰略思想作為指導。所以,在協調者看來,絕大多數人的行為都是盲目的,他們隻是在做一些毫無意義的循環性工作,很顯然,他們十分需要自己的指引。
    指揮者會製定一種秩序井然的等級製度,伴隨著這種製度的出現,命令的上傳下達以及力量的調配也隨之成為可能。在行動過程當中,這些表現力強且精力充沛的協調型指揮官會充分地利用任何可以為己所用的人力及物質資源,並借助他們來執行極其複雜的戰略計劃。例如,拿破侖那長達20年的歐洲征戰,格蘭特在維特斯堡和查塔努加所進行的戰役,謝爾曼對從亞特蘭大到薩凡納一帶所推行的“焦土”政策,以及艾森豪威爾所率領的諾曼底登陸及攻占德國的軍事計劃,還有麥克阿瑟以太平洋島嶼為跳板的軍事行為,及其重建日本和仁川登陸計劃。在此,我需要強調的是,雖然一提到資源的調配,首先映入人們腦海的往往都是那些公開的軍事行動,但是,協調性指揮工作絕不僅限於軍事行為。任何行動--商業行為、教育和政治活動,以及軍事行動--都有可能會需要等級排列的技巧;事實上,有的時候,它甚至是實現成功必不可少的條件之一,而且,等級製度的效率越高,其係統工作最終所取得的成就也越大。

    策劃者會按照一種全麵且統一的連貫性順序來安排事物,也就是說,他們會通過製定高效且環環相扣的計劃來協調各項操作行為。此外,策劃者還會製定應急預案以確保計劃的順利實施。如果計劃A遇到了無法克服的阻力或是中途流產,那麼就啟用計劃B。如果計劃B仍然無法奏效,沒關係,還有計劃C。這些安靜而矜持的協調者通常都會選擇那些默默無聞的幕後工作;他們能夠預測到幾乎所有可能會將計劃引入歧途的事情,並且總是會提前準備好各種備用計劃,從而避免出師不利的情況發生。因此,為了確保明確的目標得以實現,策劃者最終都會拿出一份包含各種備用方法的流程圖。
    戰略型製造者
    製造者負責建造實現目標所需的工具--它的形式和功能,而這片領域往往屬於那些喜好探索的理性者。這些製造者思想開明,通常大都願意接受那些能夠為自己提供指引的觀點。這一類人十分關注操作方式的選擇,因此,相對於指導性角色而言,他們更傾向於資訊性的製造者角色。而這也就意味著,他們通常會饒有興致地為人們提供各種關於其當前設計工作的信息和報告,卻著實不太善於調配資源。
    發明者注重的是對發明原型能力的培養。在這些友好的製造者眼中,功能就是惟一的目標。天才的發明家尼古拉·特斯拉就是這樣認為的,他本人則發明了分相電動機、特大線圈、交流電、無線電、惰性氣體燈泡,以及其他無數具有獨創性的裝置。發明者必須確保自己發明的原型不僅能夠通過書麵的論證,而且還必須能夠在現實世界中發揮功效,否則,他們就要麵對失敗。關於這一點,我們不妨參考一下1994年建成的位於科羅拉多州的丹佛國際機場。毫無疑問,機場的建設工作必定是在全麵而妥善的協調下完成的,然而,由於自動行李傳輸機的設計存在缺陷,整個機場不得不推遲一年才投入使用。毋庸置疑,該裝置的製造者顯然是對這一裝置的複雜程度認識不足,並且缺乏足夠的設計技巧。

    建造者的工作就是確定結構平麵圖,設計模型並繪製計劃藍圖。這些矜持的製造者常常會獨自一人工作,在書桌旁,在工作台邊上,或是與電腦為伴。他們注重的是設計中所體現出來的統一且考究、優雅的構思。在他們看來,設計就好比一座建築、一次實驗,或一門課程,甚至一種武器。例如,霍華德·休斯就在接近不惑之年的時候設計出了一款通用戰鬥機。他曾分別向美國、英國及其他歐洲國家政府推銷過這種飛機,卻統統遭到了拒絕。不過最後,日本購買了他的飛機。而這些新型飛機則借助太平洋戰爭登上了曆史舞台。後來的事實證明,麵對這些一流的零式戰鬥機,當時盟軍所使用的軍事飛機--柯蒂斯P40,F2A水牛戰鬥機以及F4F野貓戰鬥機--根本無法與之抗衡。後來,休斯又再度設計出了一款足以與之相匹敵的大型水上飛機“史普魯斯之鵝”。這種飛機在設計上與零式戰鬥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至少,在飛行員的眼中,事實就是如此。
    理性者的定位
    我們出生並成長於社會之中。通常來說,在麵對意外或遭遇危險和打擊時,我們也許會暫時地失去自己的社會定位,但是,在那之後,我們很快又會重新找到各自在社會中的位置,並迅速回到自己所傾向的日常社會職能當中。畢竟,人類是地球上社會性最強的一種動物,而我們的各項交際活動最終也將回歸到龐大而複雜的社會當中。我們的所思、所感、所說與所做都將發生在,也必然會發生在現實社會這個大容器當中。人的每一個行為和觀點都取決於他過去的經曆或所采用的視角,以及某一種觀點,而決定這些經曆、視角及觀點的恰恰正是社會。我們的定位通常取決於某一個角度、某一種傾向性,或某一種立場,一種阿迪克斯所說的我們天生的“人生觀”,或者說“世界觀”。
    對於現在,理性者的態度旗幟鮮明且堅定:一切從實效出發;然而,麵對未來,他們卻顯得有些多疑,在回望過去時他們又喜歡用相對論式的觀點來評價一切。他們最喜歡的位置就是交叉點,而他們最喜歡的時間則是介於每段時間當中的間歇間隔性區間。由此,我們發現,理性者對待這些事物的觀點竟然與其他類型的人存在如此之大的差異!

    理性者的自我形象
    我們每個人都有一種自我概念,這種概念通常是由我們對自己的認識所組成。在我們的自我形象,或者我們有時候也稱之為“自我概念”當中,有三項格外重要的因素,決定了他們對自己的看法--自豪、自尊以及自信。對所有人而言,包括理性者,我認為,自我形象就好比一個三角形問題,構成自我認識的三項基本要素之間存在著一種互為基礎、相互增強的關係。因此,隨著自豪的提升,我們的自尊和自信也會隨之提高。同樣的道理,當我們獲得自尊,要想獲得自信和自豪也就會隨之而變得簡單容易。
    當然,不同種類的人格,其構建自我形象的要素自然也不一樣。由於良好的自我感覺通常是我們快樂的源泉,同時,它也對我們的成功具有不可小覷的影響力,所以我們完全有必要就這一極其重要的特征在四種人格當中展開細致的比較。
    理性者的價值觀
    不同的人所珍惜的事物也有所不同。因此不同氣質的人,其青睞的心情、信賴的對象,以及渴望得到的東西都不相同,其珍視的品質也不一樣。當然,他們的追求和抱負更是不可同日而語。從這一點來說,在所有人當中,理性者與其他類型人之間的差異最為明顯,尤其是與護衛者之間。護衛者本性多慮,理性者卻生來便鎮靜沉著;護衛者信賴權威,可理性者卻隻相信理智;護衛者渴望能夠獲得歸屬感,理性者卻隻希望能夠擁有成就;安全是護衛者一生追求的目標,而理性者追求的是知識。二者之間的差異同樣還延伸到兩種人珍視的品質及他們的抱負:護衛者珍惜的是一顆懂得感恩的心,而擁有執行權力則是他們一生的夢想;理性者則珍惜他人對自己的敬重之心,希望能夠成為一名受人敬重的奇才。
    理性者所扮演的社會角色
    在社會交往中,我們必須扮演至少一種社會角色。而從本質上來說,社會角色分為兩種,一種是由我們在自身所處的社會環境中所發揮的作用來決定,另一種則是通過我們自己的爭取而得到的。麵對父母,我們扮演的是子女的角色;麵對一奶同胞,我們扮演的是兄弟姐妹的角色;麵對家族中的其他成員,我們需要扮演的是親戚的角色。

    與此同時,我們也可以選擇在婚姻中扮演配偶的角色;對孩子承擔起父母的職責;而在公司裏,我們既可以是上司,也可以是下屬;生活中,我們還可以是別人的朋友,等等。生活於社會當中的我們不可避免地需要與他人進行交際,所以無論是被動地接受,抑或是主動地爭取,我們除了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外別無選擇。
    從研究人格的角度來說,有三種社會職能格外重要:配偶、父母和領導。不同人格的人會在麵對這三種職能時表現出許多重要的差異,也就是說,他們的擇偶,養育子女以及作為領導的方式會對他們的伴侶、子女以及同伴產生重大的影響。
    思想伴侶
    對於理性者而言,能夠與配偶分享自己的思想和觀點是他們擇偶時的首要標準。在家中,他們往往會就各種話題首先發起談話,並且會持之以恒地探討這些話題,直至雙方闡明各自的觀點--無論雙方的觀點最終是否達成一致。他們與配偶探討的幾乎全都是抽象的話題,例如,政治和經濟理論,倫理和宗教問題,認知論和語言學,當然還有科技領域那些突破性的成就和發明。當然,如果談話的理性者是一名科學家或技術專家,而他/她的配偶卻不是,那麼,後麵所列舉的話題往往會因為其技術性含量過高而很難引起對方的共鳴。
    這種渴望與配偶分享智能成果的願望通常會限製理性者的擇偶範圍。如果他們選擇的對象是一名技藝者或護衛者,那麼,理性者的這一願望往往都會落空。因為這兩種人都不太樂意談論抽象的話題,無論是采用反複探討的方式,還是深入研究的方法,他們都不願意在談話中涉及抽象的內容。所以,如果理性者執意要尋找一位能夠與他/她產生認知共鳴的配偶,那麼,他/她就隻能選擇另一名理性者,或是理想主義者。當然,如果出於某種原因,理性者可以暫時拋開“思想伴侶”的擇偶標準,那麼,他們的擇偶範圍也會像其他類型的人一樣,變得更大更廣。隻不過,如果他們能夠選擇那些生性友善的人,例如護衛者裏的保管者(ESFJ型人和ISFJ型人),以及技藝者當中的娛樂者(ESFP型人和ISFP型人),那麼,他們經曆婚姻衝突的可能性也許會大幅降低。

    理性者通常會把選擇配偶當成是一個困難,甚至頗為危險的問題。他們認為,這不僅需要依賴經驗進行仔細的研究,而且還必須經過冷靜且嚴密的自省。畢竟,既然婚姻是關乎一生的大事,那麼,從他們的觀點出發,理性者決不允許自己在選擇配偶時犯任何錯誤。至於那些“誤入歧途”的人,在其強烈且嚴謹的倫理規範的製約下,他們往往會尊重自己所做出的婚姻承諾,並且會竭盡全力減少雙方在生活中因價值觀相左而發生的衝突。即使麵對的是婚姻生活,NT型人也會一如既往地追求實效。
    賦予個性型父母
    與其他類型父母相比,理性者父母通常更關心孩子成長過程中個性的發展情況。他們希望看到,在麵對來自生活的挑戰時,家中的每一個孩子都能夠顯現出越來越強烈的獨立性和自主性;對於他們而言,這也顯得至關重要。其他類型父母所關注的焦點--例如理想主義者所看重的自尊心,以及技藝者所推崇的冒險精神--在他們看來,雖然這些也很重要,但它們不過是孩子在培養堅定的自主和自治意識過程中自然而生的附屬產物。至於護衛者父母認為十分重要的端莊得體的行為,在一心隻想培養孩子的自主能力的理性者父母眼中,這實在是無足輕重,所以他們通常都會選擇忽視。
    預想家式的領導
    由於擅長戰略規劃,所以理性者領導常常都會對機構的整體麵貌及其長期發展形勢有一個預先的認識,或者說,先見之明。他們往往高瞻遠矚,考慮周全,決不會在計劃中遺漏任何重要的環節或步驟。鑒於他們從很早便開始使用連貫、易理解的語言來進行表達,並且一直都堅持這一語言表達習慣,因此,NT型領導通常都能夠清晰明確地向下屬表達自己的預見,並用這美好的想象感染他們,使他們滿腔熱情地投入到自己預想的事業當中。
    xinbo(ENTJ) 發表於 2016-08-08 修改回複喜歡(1)
    • 差不多先生(INFP)2015-05-28
      一邊看,一邊笑,自己這麼糾結的性格怎麼來的[流汗]
      刪除回複@TA
    • 5000(INTJ)2014-08-26
      囧。以前是ESTP,現在變成INTP了。
      刪除回複@TA
    • 霧焉諼(INTP)2013-11-23
      以前是INFP,現在變成了INTP,T和F差得不是很多的樣子。心理老師說人變化起來比較容易向INFP靠攏的啊……而且看INTP的分析覺得好討厭,很煩看不下去。覺得比起INTP,更像INFP和INFJ
      刪除回複@TA
    • 曉暢(ISTJ)2013-11-17
      [太陽]
      刪除回複@TA
    • 心理成長2012-03-08
      凱爾西氣質類型測試



      無論是柏拉圖眼中的“理性者”,還是亞裏士多德所謂的“思辨者”,抑或是邁爾斯所稱的NT型人,盡管其名稱可能有所不同,但是這一類型的人卻分別與技藝者和理想主義者有著十分重要的相似之處,惟獨與護衛者沒有任何交集。和理想主義者一樣,這種性格類型的人會使用抽象的語言與他人進行交流,而另一方麵,他們又像技藝者一樣,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實用主義者。在交流的過程中,我們必須使用文字來傳遞信息。為了實現目標,我們不得不借助工具的力量。因此,這兩個方麵--文字和工具的使用--自然也就成了人格發展當中最根本的基礎要素。正如上頁的田字格所示,抽象的語言使用方法和實用性的工具使用原則所組成的獨特組合,便構成了NT型人那獨一無二的人格基礎,也正是因為如此,我把他們稱為“抽象的實用主義者”。既然這兩重因素是人格發展的基礎,我們當然有必要對他們進行細致的分析和了解。

      抽象的語言使用方式

      人們用抽象的文字來描繪那些存在於我們想象當中的事物,而具體的文字則通常被用於說明那些可以觀察到的事物。理性者談論的對象大都是一些存在於想象當中的事物,而鮮少談論那些能夠被觀察的事物。他們更傾向於探討那些隻有通過思想的眼睛才能看到的概念性的事物,至於那些存在於眼前的可以被感知的具體事物,他們往往都不太感興趣。當然,我們所有的人都既可以觀察到眼前的一切,也可以發揮想象力,構思那些隻存在於腦海中的事物。可是,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從事這兩項工作的能力就旗鼓相當。早在很小的時候,我們便開始顯現出自己在使用語言時的偏向性--用於觀察,或是用於想象--並且會在接下來的一生中都保持這一語言習慣。和NF型人一樣,NT型人往往會選擇談論一些存在於想象當中的概念性或推論出來的事物,而盡量避免那些可以被觀察、感知或體驗的事物。



      在談話時,理性者會試圖避免那些與話題無關的,瑣碎或冗餘的內容。他們不願意浪費口舌,因此他們的話語通常言簡意賅;雖然他們明白有些多餘的話的確必不可少,但是他們仍然不願意去描繪那些顯而易見的事實和道理,或是反複地強調自己的觀點。他們通常會盡可能地壓縮各種解釋和定義,因為他們認為,既然這在他們看來是顯而易見的,那麼對其他人而言也同樣如此。NT型人覺得,如果他們真的反複強調那些顯而易見的事實和道理,那麼,他們的聽眾或讀者即使不把這當成是一種對其智慧的冒犯,也一定會感到無聊透頂。談話時,他們通常會以己度人--隻要他們這樣認為,別人也必定會這樣想。而他們這種過於簡明扼要的語言風格,則往往使得其他人很難跟上他們思維的腳步。正是因為如此,理性者的觀眾有時候會變得越來越少,而他們自己卻根本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理性者之所以能夠始終保持其思想和語言的一致性,其訣竅就在於富於邏輯性的演繹推理。這一思維基礎與理想主義者的歸納總結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不過,與技藝者那融洽的思維和語言方式相比,二者的共同點就顯得微乎其微了;而如果將比較的對象換成護衛者那種聯想式的談話方式,那麼,二者之間就根本毫無共同點可言了。盡管是推理,但是其引證卻仍然需要所謂的“直覺式的跳躍”,而且這很可能還是一種隻有NT型人才會采用的跳躍性思維方式--即使是在需要他們繼續保持現有的思索狀態時,他們也常常會不由自主地轉向這一“跳躍”。另一方麵,聯想式的思維和談話往往需要積累話題,而這也正是NT型人不願意做的;偶爾一次的聯想,他們也隻是把它當成暫時的放鬆,很快便又會回到之前未完成的話題上。和諧融洽的思維和談話通常都是以小心措辭為基礎的--謹慎地選擇和搭配詞語,並且注意表達的方式。雖然某些理性者(如莎士比亞)會對此表示出濃厚的興趣並最終成為語言大師,但是絕大多數的理性者尚不具備這項技巧。



      雖然我們無法觀察到思想進行演繹推理(從一般到特殊,從整體到局部)的過程,但是我們卻可以觀察到它的直觀表現形式:語言的使用。限定字詞的用法是一個演繹的過程,同樣的,按照邏輯來安排字詞的順序從而確保語言的一致性,這也是一種推理。此外,選擇不同的詞語來控製想表達的意義,也同樣可以被看成是演繹推理。因此,在理性者的腦海中,語言的一致性、參照物,以及組織和選擇,都是通過一種類似於邏輯推理的過程來完成的。

      對於字詞意義的界定,理性者常常顯得出奇的嚴格。隻有當我們仔細地對文字做出定義時,它們之間那些細小的差異才會顯現出來,而許多NT型人就經常會花費大量的時間來區分那些意義相近的字詞。因此,有時候,其他類型的人會覺得他們“吹毛求疵”或“拘泥於瑣事”。NF型人甚至會因為NT型人這種吹毛求疵的態度而覺得受到了冒犯,轉而處心積慮地抹煞他們費盡心機才得出的“差別”。不過,麵對他人的嘲弄,理性者似乎一點也不在乎,因為他們認為,這些差別可以幫助他們支撐自己的論點,甚至還有可能推動其事業的發展。理性者認為,誰掌握了邏輯意義上的範疇,誰就掌握了有效的操作方式。所以,他們寧願將其他的事物交由他人掌握而專心於邏輯範疇的鑽研。

      在對待可能導致範疇性錯誤的詞語時,理性者也會小心翼翼。例如,在他們看來,“植物叢中有野草”就是一個病句。因為野草本身就是一種植物,它屬於植物的範疇。談話時,NT型人常常會不斷地從他人的話語中發現此類細小的範疇性錯誤,然而,他們卻很少會對此做出評論。不過,假如由這種錯誤所導致的矛盾語句出現在辯論當中,在其天性的驅使下,NT型人則常常會情不自禁地指出這些錯誤。



      許多理性者常常會為了一些需要深思的疑問而著迷,所以他們的語言中常常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假設和先決條件,可能性和概率,基本條件和前提,以及假定和定理。在這種語言當中,數據隻能扮演支持和輔助性的角色。也正是通過這一語言特征--對數據性和事實性的信息不感興趣,我們才得以將NT型人和也是實用主義者的SP型人以及與他們截然相反的SJ型人(使用具體的語言,以及合作式的工具使用原則)區分開來。德國最傲慢的哲學家黑格爾曾經這樣說過(他本人也因為這一說法而受到了某些人的譴責):“如果事實與我的理論不一致,那麼,對事實而言,情況會更糟糕。”在NT型人的眼中,事實根本無法為自己提供佐證,而必須通過那些與邏輯相關並符合邏輯的論據來證明。

      在談話時,理性者十分注重其語言的一致性,因此他們會在開口前首先確認每一個詞語和短句的正確性,絕不會說出任何不符合邏輯的字詞,也不會留下任何會遭到邏輯質疑的疑問。這一語言風格使他們在談話時往往顯得十分謹慎。NT型人通常會在自己的陳述中添加諸如“可能”、“有可能”、“通常”、“有時候”和“在某種程度上”之類的修飾詞。從以下這段摘自《金枝》的文字當中,我們不難看出,人類學家詹姆斯·弗雷澤顯然十分關注其文字的精確性,不然,他也不會仔細對自己所說的每一件事都加以嚴格的限製,就像生怕自己會言過其實一樣。

      在交流的時候,理性者通常希望自己能夠表現得沉穩而理性(而他們看起來卻似乎顯得十分拘謹),因此,他們會盡量減少使用肢體語言、麵部表情以及其他非語言性的修飾。不過,一旦受到鼓舞和激勵,他們往往會用自己那標誌性的手勢來表達其對話題的精確度和控製權的需求。NT型人會將一隻手或雙手都握成爪形,就好像他們想借此抓住正在談論的話題一樣。他們還會彎曲指頭,在自己麵前的空間裏比劃,試圖在空中為聽眾轉換和描繪自己的觀點。他們會像按計算器那樣用手指來指指點點,一一列舉各項觀點。此外,他們還喜歡將一些小物件握在手中(鹽瓶、胡椒瓶、鋼筆以及紙張),然後將它們陳列於桌麵之上,協助自己陳述觀點。不過,NT型人最喜歡使用的手勢可能還是將大拇指並列地放在其他指尖旁,他們覺得這樣做就好比將某一觀點擺在了最合適的位置,同時也不失精確度。



      實用至上的工具使用原則

      在追逐自己的目標時,理性者奉行的是實用至上的原則。這就意味著,他們顯然更加看重工具的實效性,而不是它的社會可接受性--從道德、法製,以及正統性的角度來說,人們是否應當使用它們。這並不是說理性者更青睞那些離經叛道,違背道德和法律約束的工具使用方式。事實上,他們並不排斥與他人或各種社會組織合作,隻不過,和技藝者一樣,他們在使用工具時,會首先考慮如何才能讓工具最大限度地發揮其效用,從而在最短的時間內實現自己的目標,而將取悅他人和遵守規則擺在第二位。不過,我必須強調的一點是,理性者這種抽象的實用主義畢竟還是有別於技藝者那種具體的實用主義。SP型人關注的是有效的操作,而NT型人關注的則是高效率的操作。如果一種操作方式可以實現目標,可是,相對於結果而言,其成本耗費卻過高,那麼,我們隻能說它是有效的,卻不能說它是高效的。而NT型人尋找的則恰恰是一種以最少的投入換取最大產出的高效率操作方式。

      即使自己的實用主義得不到社會的認可,或是不符合政治製度的要求,理性者也仍然會我行我素。事實上,他們會虛心聽取任何人針對其方式方法所提出的有益建議,不過,他們也會毫不猶豫地忽視那些反對實用主義的人們的觀點。一旦涉及到以目標為導向的行動效率這一問題時,NT型人可以無視所有的社會認證標誌--身份、特權、權威、地位、許可、證明、政府公章。在他們看來,這所有的一切都不名一文。如果魔鬼的觀點卓有成效,他們會心甘情願地聽從魔鬼的召喚;如果天使的建議毫無建設性,他們也完全可以對天使的呼喚充耳不聞。尼可羅·馬雅基維裏就是在學習了各種有效的攫取和掌控權力的方法之後才最終掌握了治國藝術。“我曾經像一個勤奮好學的學生那樣,對大人物的行為進行過長期的思考和細致的觀察。”他在《君主論》當中曾這樣寫道。在這裏,他所指的“大人物”包括曆史上所有成功的統治者,從值得信賴的摩西到背信棄義的凱撒大帝,無所不包。這種針對定義明確的目標所采取的高效率行為根本不適合那些沒有能力的人,而有的時候,即使是那些好人也不一定能夠勝任。



      理性者常常習慣於以原動力者自居,他們認為自己有義務高舉實用主義大旗,對習俗和傳統提出挑戰,並且在經過不懈的鬥爭之後,最終將高效率和明確的意圖引入到事業當中。而他們的這一態度,在許多人眼中,往往被認為是傲慢的表現。不過,既然被認為是傲慢,那至少說明這一觀點本身並非一無是處。而且毫無疑問的是,理性者正是在這一觀點的驅使下才設計出了各種支撐和推動文明發展的科學技術。

      戰略智能

      理性者為自己設定的目標大都與提高係統效率有關。

      有的理性者關注的對象主要是社會係統,例如家庭和公司;而有的則更關心有機體係,如植物和動物。此外,還有一些理性者,他們的目光焦點大都集中在機械係統上,例如電腦、飛機,以及機動車。不過,不管他們關注的是哪一種體係,NT型人的目標都顯得單一且明確:提高該係統操作的效率。至於其他類型的目標,NT型人大都並不感興趣,因此,其投入的精力和時間也就少之又少。其實,理性者以最高的係統效率實現目標的方法很簡單,即分析係統,尋找低效率或零效率的操作方式。換言之,他們在係統或係統結構當中查找錯誤。也許,對於那些渴望獲得戰略指揮能力的人而言,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弄明白發展戰略智能的關鍵便是從複雜的係統中發現錯誤。換句話說,理性者總是隨時保持警惕,提防係統出現問題,而一旦有問題出現,他們又會全身心地投入到解決問題的工作當中。他們是所有問題的解決者。



      興趣、實踐和技巧

      任何技巧的獲得都離不開實踐,而且實踐得越多,技巧就越嫻熟;反過來,如果疏於實踐,技巧自然也就會慢慢荒廢。僅從這一點來說,神經細胞的鍛煉原則與肌肉細胞十分相似。使用技巧宛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而缺乏實踐最終隻會讓你失去技巧。

      此外,興趣與能力之間也同樣存在一種回饋性的關係。這意味著,我們通常會更傾向於實踐那些自己感興趣的工作或技巧,並在實踐中不斷地改進;而隨著工作能力和技巧的提高,我們對它的興趣也變得越來越濃厚。興趣可以增進技巧,技巧又可以進一步鞏固興趣,二者相互促進。終其一生,理性者都對戰略操作--排列與建造--充滿了濃厚的興趣,而這也成為促使他們鍛煉戰略操作的最大動力。隨著其戰略技巧的與日俱增,他們對戰略行為的興趣也日趨濃厚,而惟一能決定這一循環的因素便是他們日常實踐的質量和數量。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每個人都同時擁有四種不同類型的智能,隻不過,幾乎沒有人能夠同時均衡地發展這四種智能。於是,實踐得最多的那項智能,其開發程度自然也就最高;而實踐得最少的那種智能,其開發程度自然也就最低。除非是受到了不利環境因素的製約,不然,理性者通常都會在其天性的指引下,自發地鍛煉其戰略能力,而他實踐戰略技巧的時間和數量也明顯會早於並多於其他三種技巧。於是,久而久之,他的戰略智能也就明顯高於戰術和交際智能,至於後勤智能則成為他最不擅長的一種能力。

      戰略角色變體

      所有的理性者都擁有一個共同點,即擁有戰略智能。然而,不同的理性者,其所精通的戰略操作卻又各有千秋。通過之前的介紹,我們知道,戰略操作大體上分為兩種,一種是做事的順序,即協調性的操作;而另一種則與事物的內部構造有關,或者說,設計性的操作行為。通常來說,理性者往往都會在協調者或製造者的角色中選擇其一,在這一基礎上,他們會進一步地細化分工,逐漸演變成了四種不同的戰略角色變體。



      我將他們分別稱之為:指揮者(ENTJ型人)、策劃者(INTJ型人)、發明者(ENTP型人)以及建造者(INTP型人)。雖然他們的思維和行為都顯得很理性,可是他們的理性實踐卻又略有不同。

      戰略性協調者

      那些能夠快速做出判斷或製定計劃的理性者通常會選擇協調者的角色。協調者將會決定在某一特定的時間和地點,誰應該做什麼事情,因此,選擇這樣的角色的人通常都具備一種指導性的性格。隨著他們日漸成熟,協調者性格中指導他人的願望也變得越來越強烈,以至於對他們而言,向他人下達指示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而他們也會因為為他人提供了指導而感到愜意和舒適。當然,與此同時,他們也希望他人能夠遵從自己的指令。事實上,當他們發現自己的指示遭到了拒絕或抗拒時,協調者往往會感到十分驚訝,因為他們很清楚除了自己,其他人並不知道該做什麼--他們通常都缺乏明確的目標,以及正確的戰略思想作為指導。所以,在協調者看來,絕大多數人的行為都是盲目的,他們隻是在做一些毫無意義的循環性工作,很顯然,他們十分需要自己的指引。

      指揮者會製定一種秩序井然的等級製度,伴隨著這種製度的出現,命令的上傳下達以及力量的調配也隨之成為可能。在行動過程當中,這些表現力強且精力充沛的協調型指揮官會充分地利用任何可以為己所用的人力及物質資源,並借助他們來執行極其複雜的戰略計劃。例如,拿破侖那長達20年的歐洲征戰,格蘭特在維特斯堡和查塔努加所進行的戰役,謝爾曼對從亞特蘭大到薩凡納一帶所推行的“焦土”政策,以及艾森豪威爾所率領的諾曼底登陸及攻占德國的軍事計劃,還有麥克阿瑟以太平洋島嶼為跳板的軍事行為,及其重建日本和仁川登陸計劃。在此,我需要強調的是,雖然一提到資源的調配,首先映入人們腦海的往往都是那些公開的軍事行動,但是,協調性指揮工作絕不僅限於軍事行為。任何行動--商業行為、教育和政治活動,以及軍事行動--都有可能會需要等級排列的技巧;事實上,有的時候,它甚至是實現成功必不可少的條件之一,而且,等級製度的效率越高,其係統工作最終所取得的成就也越大。



      策劃者會按照一種全麵且統一的連貫性順序來安排事物,也就是說,他們會通過製定高效且環環相扣的計劃來協調各項操作行為。此外,策劃者還會製定應急預案以確保計劃的順利實施。如果計劃A遇到了無法克服的阻力或是中途流產,那麼就啟用計劃B。如果計劃B仍然無法奏效,沒關係,還有計劃C。這些安靜而矜持的協調者通常都會選擇那些默默無聞的幕後工作;他們能夠預測到幾乎所有可能會將計劃引入歧途的事情,並且總是會提前準備好各種備用計劃,從而避免出師不利的情況發生。因此,為了確保明確的目標得以實現,策劃者最終都會拿出一份包含各種備用方法的流程圖。

      戰略型製造者

      製造者負責建造實現目標所需的工具--它的形式和功能,而這片領域往往屬於那些喜好探索的理性者。這些製造者思想開明,通常大都願意接受那些能夠為自己提供指引的觀點。這一類人十分關注操作方式的選擇,因此,相對於指導性角色而言,他們更傾向於資訊性的製造者角色。而這也就意味著,他們通常會饒有興致地為人們提供各種關於其當前設計工作的信息和報告,卻著實不太善於調配資源。

      發明者注重的是對發明原型能力的培養。在這些友好的製造者眼中,功能就是惟一的目標。天才的發明家尼古拉·特斯拉就是這樣認為的,他本人則發明了分相電動機、特大線圈、交流電、無線電、惰性氣體燈泡,以及其他無數具有獨創性的裝置。發明者必須確保自己發明的原型不僅能夠通過書麵的論證,而且還必須能夠在現實世界中發揮功效,否則,他們就要麵對失敗。關於這一點,我們不妨參考一下1994年建成的位於科羅拉多州的丹佛國際機場。毫無疑問,機場的建設工作必定是在全麵而妥善的協調下完成的,然而,由於自動行李傳輸機的設計存在缺陷,整個機場不得不推遲一年才投入使用。毋庸置疑,該裝置的製造者顯然是對這一裝置的複雜程度認識不足,並且缺乏足夠的設計技巧。



      建造者的工作就是確定結構平麵圖,設計模型並繪製計劃藍圖。這些矜持的製造者常常會獨自一人工作,在書桌旁,在工作台邊上,或是與電腦為伴。他們注重的是設計中所體現出來的統一且考究、優雅的構思。在他們看來,設計就好比一座建築、一次實驗,或一門課程,甚至一種武器。例如,霍華德·休斯就在接近不惑之年的時候設計出了一款通用戰鬥機。他曾分別向美國、英國及其他歐洲國家政府推銷過這種飛機,卻統統遭到了拒絕。不過最後,日本購買了他的飛機。而這些新型飛機則借助太平洋戰爭登上了曆史舞台。後來的事實證明,麵對這些一流的零式戰鬥機,當時盟軍所使用的軍事飛機--柯蒂斯P40,F2A水牛戰鬥機以及F4F野貓戰鬥機--根本無法與之抗衡。後來,休斯又再度設計出了一款足以與之相匹敵的大型水上飛機“史普魯斯之鵝”。這種飛機在設計上與零式戰鬥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至少,在飛行員的眼中,事實就是如此。

      理性者的定位

      我們出生並成長於社會之中。通常來說,在麵對意外或遭遇危險和打擊時,我們也許會暫時地失去自己的社會定位,但是,在那之後,我們很快又會重新找到各自在社會中的位置,並迅速回到自己所傾向的日常社會職能當中。畢竟,人類是地球上社會性最強的一種動物,而我們的各項交際活動最終也將回歸到龐大而複雜的社會當中。我們的所思、所感、所說與所做都將發生在,也必然會發生在現實社會這個大容器當中。人的每一個行為和觀點都取決於他過去的經曆或所采用的視角,以及某一種觀點,而決定這些經曆、視角及觀點的恰恰正是社會。我們的定位通常取決於某一個角度、某一種傾向性,或某一種立場,一種阿迪克斯所說的我們天生的“人生觀”,或者說“世界觀”。

      對於現在,理性者的態度旗幟鮮明且堅定:一切從實效出發;然而,麵對未來,他們卻顯得有些多疑,在回望過去時他們又喜歡用相對論式的觀點來評價一切。他們最喜歡的位置就是交叉點,而他們最喜歡的時間則是介於每段時間當中的間歇間隔性區間。由此,我們發現,理性者對待這些事物的觀點竟然與其他類型的人存在如此之大的差異!



      理性者的自我形象

      我們每個人都有一種自我概念,這種概念通常是由我們對自己的認識所組成。在我們的自我形象,或者我們有時候也稱之為“自我概念”當中,有三項格外重要的因素,決定了他們對自己的看法--自豪、自尊以及自信。對所有人而言,包括理性者,我認為,自我形象就好比一個三角形問題,構成自我認識的三項基本要素之間存在著一種互為基礎、相互增強的關係。因此,隨著自豪的提升,我們的自尊和自信也會隨之提高。同樣的道理,當我們獲得自尊,要想獲得自信和自豪也就會隨之而變得簡單容易。

      當然,不同種類的人格,其構建自我形象的要素自然也不一樣。由於良好的自我感覺通常是我們快樂的源泉,同時,它也對我們的成功具有不可小覷的影響力,所以我們完全有必要就這一極其重要的特征在四種人格當中展開細致的比較。

      理性者的價值觀

      不同的人所珍惜的事物也有所不同。因此不同氣質的人,其青睞的心情、信賴的對象,以及渴望得到的東西都不相同,其珍視的品質也不一樣。當然,他們的追求和抱負更是不可同日而語。從這一點來說,在所有人當中,理性者與其他類型人之間的差異最為明顯,尤其是與護衛者之間。護衛者本性多慮,理性者卻生來便鎮靜沉著;護衛者信賴權威,可理性者卻隻相信理智;護衛者渴望能夠獲得歸屬感,理性者卻隻希望能夠擁有成就;安全是護衛者一生追求的目標,而理性者追求的是知識。二者之間的差異同樣還延伸到兩種人珍視的品質及他們的抱負:護衛者珍惜的是一顆懂得感恩的心,而擁有執行權力則是他們一生的夢想;理性者則珍惜他人對自己的敬重之心,希望能夠成為一名受人敬重的奇才。

      理性者所扮演的社會角色

      在社會交往中,我們必須扮演至少一種社會角色。而從本質上來說,社會角色分為兩種,一種是由我們在自身所處的社會環境中所發揮的作用來決定,另一種則是通過我們自己的爭取而得到的。麵對父母,我們扮演的是子女的角色;麵對一奶同胞,我們扮演的是兄弟姐妹的角色;麵對家族中的其他成員,我們需要扮演的是親戚的角色。



      與此同時,我們也可以選擇在婚姻中扮演配偶的角色;對孩子承擔起父母的職責;而在公司裏,我們既可以是上司,也可以是下屬;生活中,我們還可以是別人的朋友,等等。生活於社會當中的我們不可避免地需要與他人進行交際,所以無論是被動地接受,抑或是主動地爭取,我們除了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外別無選擇。

      從研究人格的角度來說,有三種社會職能格外重要:配偶、父母和領導。不同人格的人會在麵對這三種職能時表現出許多重要的差異,也就是說,他們的擇偶,養育子女以及作為領導的方式會對他們的伴侶、子女以及同伴產生重大的影響。

      思想伴侶

      對於理性者而言,能夠與配偶分享自己的思想和觀點是他們擇偶時的首要標準。在家中,他們往往會就各種話題首先發起談話,並且會持之以恒地探討這些話題,直至雙方闡明各自的觀點--無論雙方的觀點最終是否達成一致。他們與配偶探討的幾乎全都是抽象的話題,例如,政治和經濟理論,倫理和宗教問題,認知論和語言學,當然還有科技領域那些突破性的成就和發明。當然,如果談話的理性者是一名科學家或技術專家,而他/她的配偶卻不是,那麼,後麵所列舉的話題往往會因為其技術性含量過高而很難引起對方的共鳴。

      這種渴望與配偶分享智能成果的願望通常會限製理性者的擇偶範圍。如果他們選擇的對象是一名技藝者或護衛者,那麼,理性者的這一願望往往都會落空。因為這兩種人都不太樂意談論抽象的話題,無論是采用反複探討的方式,還是深入研究的方法,他們都不願意在談話中涉及抽象的內容。所以,如果理性者執意要尋找一位能夠與他/她產生認知共鳴的配偶,那麼,他/她就隻能選擇另一名理性者,或是理想主義者。當然,如果出於某種原因,理性者可以暫時拋開“思想伴侶”的擇偶標準,那麼,他們的擇偶範圍也會像其他類型的人一樣,變得更大更廣。隻不過,如果他們能夠選擇那些生性友善的人,例如護衛者裏的保管者(ESFJ型人和ISFJ型人),以及技藝者當中的娛樂者(ESFP型人和ISFP型人),那麼,他們經曆婚姻衝突的可能性也許會大幅降低。



      理性者通常會把選擇配偶當成是一個困難,甚至頗為危險的問題。他們認為,這不僅需要依賴經驗進行仔細的研究,而且還必須經過冷靜且嚴密的自省。畢竟,既然婚姻是關乎一生的大事,那麼,從他們的觀點出發,理性者決不允許自己在選擇配偶時犯任何錯誤。至於那些“誤入歧途”的人,在其強烈且嚴謹的倫理規範的製約下,他們往往會尊重自己所做出的婚姻承諾,並且會竭盡全力減少雙方在生活中因價值觀相左而發生的衝突。即使麵對的是婚姻生活,NT型人也會一如既往地追求實效。

      賦予個性型父母

      與其他類型父母相比,理性者父母通常更關心孩子成長過程中個性的發展情況。他們希望看到,在麵對來自生活的挑戰時,家中的每一個孩子都能夠顯現出越來越強烈的獨立性和自主性;對於他們而言,這也顯得至關重要。其他類型父母所關注的焦點--例如理想主義者所看重的自尊心,以及技藝者所推崇的冒險精神--在他們看來,雖然這些也很重要,但它們不過是孩子在培養堅定的自主和自治意識過程中自然而生的附屬產物。至於護衛者父母認為十分重要的端莊得體的行為,在一心隻想培養孩子的自主能力的理性者父母眼中,這實在是無足輕重,所以他們通常都會選擇忽視。

      預想家式的領導

      由於擅長戰略規劃,所以理性者領導常常都會對機構的整體麵貌及其長期發展形勢有一個預先的認識,或者說,先見之明。他們往往高瞻遠矚,考慮周全,決不會在計劃中遺漏任何重要的環節或步驟。鑒於他們從很早便開始使用連貫、易理解的語言來進行表達,並且一直都堅持這一語言表達習慣,因此,NT型領導通常都能夠清晰明確地向下屬表達自己的預見,並用這美好的想象感染他們,使他們滿腔熱情地投入到自己預想的事業當中。
      刪除回複@TA
返回頂部